DeFi 大热背后,以太坊的近忧和 EOS 的远虑(上)

ETH Aug 22, 2020

巴菲特老爷子有很多名言,其中有一句我非常喜欢:「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当行情大好的时候,逃顶需要的不仅仅是目光还有勇气。同样,当行情低迷,穿越熊市需要的不仅仅是信仰还有理性的判断。

我是一个喜欢在顺境看忧,逆境看活的人。行情好的时候,我会看隐忧。行情差的时候,我会找潜力股。

和以前一样,以下的内容都是我站在自己立场上的一家之言 —— 它不一定是对的,但我会尽量让它是理性的。

从做恶这件事情说起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问题在绝大多数的时候本质上都是经济问题,包括「做恶」这件事情。

很多人会把做恶理解成一个技术问题,认为是程序员技术不够好,所以给了黑客做恶的空间。但在我看来,至少大多数时候,黑客攻击都是一种经济行为。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中心化的服务器,比如政府和企业的服务器就一定更加安全吗?答案自然是并不。但为什么黑客通常不去攻击这些服务器?这就是做恶成本和收益的考量了。

每一个正在做恶或者尝试去做恶的人一定是理性的,或者说基本上是理性的。 攻击政企的服务器,收益大不大不知道,但是成本一定是很高的 —— 基本上牢狱之灾是少不了的。

但当收益足够大的时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比如国与国之间的信息战,再比如某云名人照片泄露事件。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当收益足够大的时候催生出的做恶事件。

另一种情况,就是当成本足够低的时候做恶就会发生。比如手机号码和航班信息的泄漏,因为能看到这些信息的人太多,泄密太容易,而执法又过于困难。

放到 DeFi 领域也一样,为什么 DeFi 也被称为黑客提款机,因为攻击 DeFi 黑客的收益是真金白银,而且不需要直面执法机关带来的牢狱之灾。换句话说,攻击 DeFi 的收入远远高于成本。

今年 4 月 19 日,去中心化借贷平台 Lendf.Me 就被黑客攻击过一次。通过 ERC-720 标准的可重入特性,黑客从平台抽空了价值约 2500 万美元的代币。当时的安全公司给出的结论是,这笔钱从技术上追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最后由于 IP 地址的暴露和新加坡警方的介入,黑客主动的退回了这笔钱。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经济行为,黑客计算了一下收益和成本。收益固然足够的高,但成本也让他承担不起。

所以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 —— 做恶是一种经济行为,当收益远远大于成本的时候,做恶才是最优解。相反当成本远远超过收益的时候,每个人在正常的情况下都不会做恶。

这是一切做恶行为的底层逻辑。因此,当我们去审视 DeFi 和公链的时候不难发现 —— 因 DeFi 大火的公链背后各自有着自己的近忧和远虑。

Photo by Erik Mclean / Unsplash

矿工费太高并不是核心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以太坊的价格是 $397.7,总市值达到了 440 亿美金,约合 3000 亿人民币。换算到资本市场,大概跟浦发银行的级别差不多。

而以太坊上 ERC-20 代币的市值,由于没有直接的数值我就拿计算器算了一下前 20 大流通货币的市值,大概在 320.28 亿美金左右。

这主要是因为最近 DeFi 的火爆和矿工费高企之后以太坊的补涨。实际上早在 7 月 14 日的时候,前彭博社记者 Camila Russo 就指出 ERC 20 代币的总市值就超越了以太坊。

为什么说市值的事情,因为这背后涉及到以太坊的经济设计和博弈。用古话来说叫做: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从 2016 年 THE DAO 事件导致 ETH、ETC 分叉之后,以太坊平稳的运行了快四年。这四年间,以太坊的平稳运行其实让很多人都掉以轻心。

实际上,为了引对 gas fee 的高企,以太坊已经不止一次在安全性上作出妥协。

近 1000 个区块的矿工费 Source: Etherscan.io

今年 6 月底,以太坊的矿工们再一次进行了区块扩容,以提高以太坊网络的吞吐量,应对 gas fee 的问题。而区块的扩容,将会导致一系列的问题发生的可能性,并进一步降低网络的安全性。

在我看来,矿工费根本不是以太坊的核心问题,因为它影响的不过是转账的优先级和速度而已。

以太坊的近忧是什么?

是 ETH 作为原生代币无法捕获上层生态的价值,很多时候仅仅是作为 gas fee 来使用。

以太坊无法捕获上层生态的价值,这就有可能导致生态代币的市值和 ETH 本身的市值脱钩。市值脱钩就意味着做恶者的获利将会开始逐渐的接近甚至超过成本。

由于做恶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当收益足够大而成本足够小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做恶。

而随着网络的发展,以太坊经济模型的问题也逐渐的暴露出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矿工和上层生态的参与者并不总是站在一条战线上,很多时候两者的利益是冲突的。

矿工的利润来源是手续费,因此矿工是希望上层生态繁荣的。生态越繁荣网络的需求就越高,从而挖矿收入就会越高。但对于上层生态而言,过高的手续费对生态却是一种实打实的伤害。

近 31 日使用最多的 DEX Source: Etherscan.io

或者我们换个角度讲,正因为矿工费过高,DeFi 「被迫」才成为了以太坊唯一的出路。因为其他的生态应用,比如游戏 NFT、企业级应用,无法或者不会负担如此高昂的成本。

这些,都是问题。

上层生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自然会求助于 layer 2 的方案(比如路印 DEX 的 zkRollup 技术)。但这就会反过来伤害矿工的利益,因为 layer 2 的普及必然会导致矿工的收入下降。

这就是以太坊经济模型最大的问题。

以太坊日均转账数据, Source: Etherscan.io

layer 2 将会促进上层生态的繁荣,这也会推高生态里代币的市值和整个网络的价值。但由于 ETH 并不能很好的捕获这些价值,市值反而会形成倒挂。这也进一步的伤害了矿工,降低了网络的安全性。

在经济的层面上来讲,矿工和上层生态(包括开发者和用户)站在了对立面。以太坊想要发展,要么牺牲上层生态的利益,要么牺牲矿工的利益。而这正是做恶者想看到的结果。

当然,在这个游戏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中心化交易所。中心化交易所又是另外一个复杂的变量,因为本身他们就有非常强的做恶动机和能力。

而我们回到前面的那个问题,如果有一天矿工们发现做恶的收入会比维护网络安全的收入更大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有的时候做恶并不是以整体网络攻击来实现的,它有很多让人不容易察觉的表现形式。比如在流动性挖矿抢头矿的时候,出块的矿池完全可以依靠规则来实现「抢跑」。甚至矿工本身就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推高以太坊的矿工费。

写在最后

这就是以太坊目前面临的最核心的问题 —— 他的经济模型无法承受生态的繁荣,而这个问题也必将随着牛市的到来和 DeFi 的火爆更为凸显。

想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从底层进行整个经济体系的重新设计,比如 Nervos 的设计。但这个问题我们下下篇再讲(因为单 Nervos 就可以是一篇非常长的文章),下一篇我们来聊下 EOS 的远虑。


以上内容仅作为个人观点,不作为投资建议。这是一个高度复杂而不成熟的市场,你需要为你的每一笔投资负责。

然后,请允许我再安利几个交易所,愿意的小伙伴可以用我的邀请注册。

币安:三大之一,优点是深度足够的大,专业性和安全性都很够,并且手续费很低。用我的邀请码可以享受 10% 的手续费返还。邀请码(可直接点击):GIN1SHHP

虎符 HOO:目前我用过产品界面和交互体验最好的交易所了,亮点是 APP 和上币速度比较快。但整体而言属于二线小所,酌情使用。邀请码(可直接点击):25836181

Bibox:亮点在原生支持量化交易,我会用里面的网格做一些套利。缺点是很多币种的交易深度相比币安要差,可以酌情放一点体验下量化。邀请码(可直接点击):0aDXY1

最后,我还建了一个群讨论 DeFi、公链 3.0、商用区块链和价值投资。这里可能没有短期的财富密码,但却有理性的分享和思考。如果二维码不可用,可以加我的微信 ssunrunchen,我拉你们。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