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oin 上线即巅峰,要重走 Nervos 老路?来聊聊矿币的价值发现

filecoin Oct 17, 2020

一团价值 5 亿美元的空气,还是区块链有史以来最大的落地项目?filecoin 上线绝对是这两天火爆的焦点,很多人都在关注 FIL 究竟是涨是跌。但这篇文章并不会再去解读 FIL 的代币价格或者探讨能否落地 —— 我更想聊聊 filecoin 背后的价值发现。

filecoin 与 IPFS

在正文开始之前,我想先聊一个话题:如何理解 filecoin 以及 filecoin 为何如此「难产」?

要说 filecoin,就得先说 IPFS。毫不夸张地说,IPFS 是区块链到目前位置最成功的落地应用 —— 因为它确实实现了分布式存储,而且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IPFS 的使用体验完全不输于中心化的存储。

IPFS 的官网有一张生态图,里面的项目都或多或少的应用了 IPFS 的技术。比如 Origin Protocols 的所有存储就用的 IPFS,而对于用户而言却丝毫没有感觉。

IPFS 的技术简单来说,就是将文件进行切片,并且保存到不同的数据中心。而当用户要进行调取的时候,就可以快速的从最近的数据中心进行调取。这就像是 CloudFlare 的 CDN 和 Amazon S3 对象存储的结合体。

这件事情为什么重要到连微软、CloudFlare 和 Netflix 这样的大企业都参与进来,因为他解决了一个资源利用率的问题。

以 CloudFlare 为例,CF 在全球 100 多个国家的 200 多个城市维护了数百个数据中心,来帮助用户更快的获取到内容。但即便 CloudFlare 已经尽可能的离用户近了,但是他的资源利用率还是相对较低的 —— 因为这涉及到准入的门槛。

你必须要成为 CloudFlare 的客户,才能使用它的数百个数据中心。而同样,CloudFlare 必须和当地的供应商不停的谈判,才能把这些数据中心接入到 CloudFlare 的网络当中。

我举个例子:这就好像你总以为自己需要很多的纸巾,所以在看老罗直播的时候买了很多,但你其实清心寡欲根本用不到 —— 而你其实真正需要的是好吃的零食。

企业购买数据中心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CloudFlare 并不能清楚的知道用户在哪,需求量究竟有多大。很可能在不需要的地方建造了数据中心,而在需要的地方却遗漏了。

IPFS 则不同,由于它是无准入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任何一个节点,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一个节点。这天然就会激起市场经济趋利的特性,从而使得效率达到最大化。

这件事情互联网巨头不止一次的做过尝试,迅雷曾经就出过多款路由器,希望把用户的带宽给用起来。这些传统的方案都失败了,因为他们无法解决效率和利益分配的问题。

回到 IPFS 上面,IPFS 是一项伟大的创新,但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 从商业的角度来讲,没有人会做慈善。

使用 IPFS 不需要付费,存储数据也没有任何的收益 —— 所以我们需要一套有效的激励方案。filecoin 就是协议实验室官方的激励方案,也就是 IPFS 的激励层。

那么,filecoin 为什么这么难?因为 filecoin 要解决的问题真的很复杂,它必须做到:

  • 搭建买卖方的市场,让提供存储和带宽服务的人获得应有的收入;
  • 激励存储方(矿工)存储有效的、有价值的数据,而不是浪费资源;
  • 激励存储方更有效率的存储数据,在离用户最近的地方存储用户最需要的数据;
  • 防止作弊,防止矿工不作为(随意退出网络或删除用户数据)以及维护网络安全。

这四条,每一条都很难。

我举个最存储的人可简单的例子,小李存了小电影进去,但是看电影的人可能是小张或者小马,而负责存储是小丁或者小吴。

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也并不知道彼此在哪。 去设计一套复杂的体系,把他们所有人都囊括进来这个难度可想而知。

而且 filecoin 还不像中心化的方案,大家可以不停的谈判、优化利益的分配。filecoin 主网上了就是上了,这些复杂的逻辑必须要写入区块链中,想做任何的改变都会非常困难。

这也是为何 IPFS 已经落地很久,但 filecoin 依然在不断的优化代码、调整规则的主要原因。

创新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 filecoin 值得我们去尊重。也许从投资角度而言,我不会在现在购入 filecoin,但我始终认为 filecoin 并不是价值五亿美金的空气,而是一次值得尊重的尝试。

就像我之前在文章里写到,商业终究是一个复杂的事情,很多的成功都是时也运也命也。世事难料的事情太多,有人做了所有应该做的事情却没有成功,也有人生下来就是首富的儿子。

作为旁观者,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 不以成败论英雄。而作为投资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充分的认知到失败的风险,最好承担亏损的准备,再以一颗敬畏的心去面对。

创业维艰、创新不易,这句话真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因为我经历过,所以对这些真正做事情的公司和团队,比如 Nervos、路印、AR 等等总是多一分耐心和信仰。

filecoin 背后的价值发现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中国垄断了区块链整个矿业。

这是 BTC.com 的矿池算力排行榜,前十名的矿池要么都在中国要么就跟中国有着高度密切的联系。

矿机制造也同样如此,世界知名的矿机制造商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在国内,包括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神马矿机。

但仔细一想,这好像又是情理之中。因为中国有着世界上一流的供应链整合能力、最完善的工业制造能力和最好的工业基础设施。

从这个角度考虑,依赖硬件和供应链的矿业在中国蓬勃发展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filecoin 也是如此。国外对于 filecoin 讨论的热度和投资热情是远远低于国内的。如做 filecoin 矿机和算力的,基本上都集中在国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以前的价值发现我们都是靠后的。比如 DeFi、预言机、跨链,这些基本上都是硅谷最先发现价值,并且掌握先发优势。而在 filecoin 和去中心化存储的价值发现上我们走在了前面。 暂时看来,我

并不认为 filecoin 会是一个成功的激励层,但我认可 filecoin 和 IPFS 背后的价值。

在上一段,我讲到了 filecoin 和 IPFS 对于 CloudFlare、Netflix 这样公司的商业价值,它可以让资源的分配更加的高效 —— 让数据存储和流转的成本得到极大的降低。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不是去中心化存储的全部价值。

其实从近几年的科技行业发展和监管发展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各国、各公司都在争夺数据。

比如欧盟的(GDPR)就要求科技公司在本国获取的数据必须要存储在本国,严格禁止外流,中美甚至日韩也都有类似的法案。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无时无刻的不在创造数据,浏览历史、购物偏好、身份信息、成长经历,这些大数据汇聚在一起会清晰的反馈出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 我们的弱点是什么,爱好是什么。

数据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而更可怕的是这些数据的存储都是中心化的。filecoin 和 IPFS 更深层次的价值就在于,它创造了一种可能的方向,让个体通过私钥来掌控数据的可能。

filecoin 并不是完美的,但我们在 filecoin 的价值发现走在前面,这是值得庆幸的。

更多矿币值得被价值发现

回到价值发现这件事情上, PoS 公链和 PoW 的价值发现的逻辑并不相同。

PoS 公链的价值发现通常是早期投资人 -> 应用层 -> 用户,比如 EOS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 PoS 公链对于矿工的要求较低,所以往往矿工和应用层是重合的。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 EOS,EOS 的超级节点几乎全是生态的重量级玩家。

而 PoW 公链的价值发现就会更加漫长,逻辑往往是早期投资人 -> 矿工 -> 应用层 -> 用户。比特币和 ETH 都是典型的案例,如果没有矿工的支持,根本不会有应用层的繁荣。

我们看 filecoin 也是基于这个逻辑,最早的价值发现就是从早期投资人到矿工。现在的 filecoin 玩家也基本集中在矿机和云算力上,这也是我目前不会投资 filecoin 的主要原因。

姑且不讨论 filecoin 的经济模型是否能够应用,目前根本没有足够的应用层来匹配代币价格。这也是矿币最尴尬的地方,往往在公募和上线初期,热钱会把价格推的很高。而真正的价格发现却是需要应用层发展的。

大多数情况下,这其实无关于你的经济模型设计的好不好,更多的是看市场的热钱流入了多少。在 filecoin 之前,Nervos CKB 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我是非常看好 CKB 的,因为被热钱推的虚高的价格一定是要被修复的,无论看比特币、以太坊还是 CKB 都是这样的。但最终,价格会反应价值。

比特币最早出现 2008 年,2010 年前后比特币获得了矿工的价值发现,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比特币网络的算力提升,后来阿瓦隆等 ASIC 的专业矿机出现。到了 2014 年,比特币的应用层价值发现开始,我们看到出现了期货、合约等产品。

矿币的价值发现,需要时间。所以很多人说 CKB 出道即巅峰,但我却觉得现在的 CKB 正是价格被修复,等待应用层价值发现的时候。这也是我为何一直认为 CKB 值得入手。

而我暂时不会入手 filecoin 的原因也正是如此,热钱推高了 filecoin 的价格,但实际上应用层的价值发现还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后面会有一段很长的价格修复期。

而其实如果把 CKB 和 filecoin 放在一起,会发现其实他们有很多地方是颇为相似的。

比如两者都是采用的双层网络设计,filecoin 主网只做使空间证明,用户的数据调用则是通过链下网络进行的。这和 Nervos 的双层设计如出一辙,CKB 代表的是在主网写入数据的权利(1 CKB = 1 Bytes),而计算则被放在链下或二层侧链进行。

两者的发展历史也颇为相似,得到了矿工的肯定,受到了热钱的追捧。因此我认为 filecoin 很可能会像 CKB 一样,之后会有一段非常长的价格修复期。

更重要的,我们不应该静态的看待项目。

filecoin 现在不够优秀,但这并不代表未来就不会更新换代。就好像很多人质疑 CKB 初期巨额的发行,和后面每年超量的增发。但实际上,CKB 创世区块里面虽然包含 336 亿枚 CKB(实际只有 252 亿,其余已经销毁),但这对应的存储空间不过是 33.6GB 而已。

而 CKB 的二级发行看起来虽然量很大,但是实际上大多数会销毁。这里面有个设计让我非常佩服,CKB 的二级发行会被按照比例分成三份,而且是根据实际用量来增发的。也就是说,CKB 用的越多、锁仓的越多,增发的越多,反之如果 CKB 用的越少销毁的越多。

首先目前流通的 CKB 主要分为三个部分:

  • 锁仓进 Nervos DAO 的用户资金(占比约 14.6%);
  • 开发者和用户所使用的存储空间(占比约 14.0%);
  • 未被使用或锁仓,但处于流通状态的 CKB(占比约 71.4%)。。

而二级发行就是根据这个比例,按照 CKB 的实际使用来进行的:

  • 14.6% 的资金直接分配给 Nervos DAO 锁仓的用户;
  • 14.0% 作为矿工维护网络安全的激励;
  • 71.4% 直接进入销毁。

所以表面上看,Nervos 虽然有天量的增发,但实际上是扣扣嗖嗖的 —— 只有在代币被使用的时候,我才增发。

而实际上,哪怕 CKB 一直处于全量增发的状态 —— 未来四年的整体发行也不过才 473.76 亿,对应的链上存储空间为 47.3G。

所以问题并不是出在 Nervos 经济模型的设计上,CKB 相较于需求而言将会是稀缺的,只是矿币需要等待应用层的价值发现。

同样,这个逻辑也适用于 filecoin。矿工的价值发现只是第一步,但推高价格的却是热钱,这就需要漫长的价格修复的周期。

而当这个周期接近尾声,公链的基础设施建设接近尾声的时候,正是最好的买入建仓的机会。

为什么我现在一直在说 CKB 很好,因为 CKB 网络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善的七七八八,其实到明年 Q1 之前我们在以太坊上看到的 DeFi 生态都会出现在 CKB 上面。甚至连以太坊的预言机 ChainLink、域名服务 ENS 等,CKB 都会有对应的基础设施。

最后,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投资风格,每个人对风险和回撤的接受程度都是不一样的。

对我而言,价值发现我愿意等一年两年、甚至是三年五年,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也敢于不断加仓。

价值发现需要时间,需要耐心,更需要仓位风险控制。但我始终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是好的项目总有价值发现的一天。

感谢来自 Nervos 的 Williams 对本文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以上内容仅作为个人观点,不作为投资建议。这是一个高度复杂而不成熟的市场,你需要为你的每一笔投资负责。

除此之外,我还搞了一个自己的群「润晨和他的朋友们」。

在这里面我每天都会不定时的发一些我的最新想法和理解,这些理解不一定对,但是希望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参考。你也可以在里面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群里的每条消息我都会看。

如果你希望加入「润晨和他的朋友们」,请添加我的微信 ssunrunchen,我会一个个手动拉群。

最后,请允许我安利一下 HBTC 霍比特交易所(毕竟我是真的锁了 1000 枚 HBC 搞的队长)。霍比特是币核搞的交易所,会聚合所有使用币核服务交易所的深度,所以虽然 HBTC 深度还是很不错的。邀请码(可直接点击):P8Zpwn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