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链开发为什么这么难?我跟 Nerovs 架构师 Jan 聊了聊丨区块链和块里人

所有值得去期待的标的,不仅仅需要想象力,更是需要熬过时间的耐心。

我不是那种头脑一热就会往里面冲的人。大多数时候,我在打钱之前都会先问自己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也许不能让我赚到大钱,但至少不会让我亏太多钱。这几个问题分别是:

  1. 如果这个标的下跌 50%,我还觉得它有价值吗?
  2. 如果我不小心进去了,这个标的拿一年之后会怎么样?

为什么我会问这两个问题,因为我认为在现在的币圈是很少有价值投资的(我之前的文章也说过)。目前的币圈投资其实是介于天使轮和 A 轮之间的投资,项目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只有愿景。

站在投资人的角度,这个阶段最看重什么?

「团队」。

所以我投资的任何项目,在重仓以前,我都会先跟团队接触:

  1. 他们是否了解市场?
  2. 他们是否真的了解并热爱自己的事业?
  3. 他们是否了解中国?他们是否了解国外?
  4. 他们是否对未来有明确的规划?
  5. 他们是否知道自己面临的困难?

接触完,其实很多事情就一目了然了。我不是一个善于择时的人,所以我选择相信逻辑,把剩下的交给时间。我的美股几年来有且只有一个标的,就是哔哩哔哩,目前已经翻了三倍。

以上只是一个铺垫。

今年万向期间,我终于逮到机会让 Nervos 的人给我安排了一次和 Jan 面对面进行深度采访的机会。Jan 和技术团队一直呆在杭州,很少出来活动,我也就一直没去打扰他们。

我和 Jan 聊了很多,也问了他很多社区关心的问题。采访之前,我就跟 Jan 说过,我会问很多比较尖锐的问题,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但录下来的我都可能会写下来。

Jan 其人

毫不夸张的说,Jan 以及 Nervos 的团队可能是中国最懂区块链的人。Jan 毕业于浙江大学,之后在传统软件行业干了 10 年,一路从系统分析师干到架构师。

2014 年,Jan 加入了中国最早期的一家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在技术领域,Jan 依然很骄傲,因为它写的交易所代码从来没有出过任何一次安全危机。

2015 年,Jan 参与成立了 EthFans,成为以太坊最早期的开发者,也是核心团队的第一位中国开发者。2016 年,Jan正式加入以太坊和 Vitalik 一起研究 Casper 以及分片技术。也正是在这段时间,Jan意识到了分片的局限性,有了做 Nervos 的想法。

Nervos 的四位创始人

Nervos 的创始人们并不是刚刚进入行业的毛头小子,什么都不知道,仅凭一腔热血就冲了上去。恰恰相反,他们做过交易所、做过联盟链、做过矿池和钱包,几乎尝试过这个生态里的所有角色,最后却选择了做公链。

公链,尤其是 PoW 公链,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件非常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他们还是做了。我觉得,这里面有信仰的原因。或者说,这是一种建功立业的情怀。我觉得在这个市场环境下,Nervos 的团队是值得尊重的。

正如华为成立海思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它有一天会成为中国芯片产业的中流砥柱。但正是这些看起来吃力不讨好、困难、复杂的事情最终在推动企业、行业甚至是整个国家产业的进步。

如果没有 Nervos,那中国放在国际上几乎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区块链底层技术。我觉得这是 Nervos 的价值,也是我愿意一直去写他的主要原因。

在对话中我有问过他怎么看待 Nervos,我觉得他的回答特别好,我把原文放出来(在不影响原意的情况下有书面化修改):

那么,我们还是要去解决问题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 PoW 或者说增发,而是我们选择了一个全新的体系。要在全新的体系上做东西,首先得有工具,所以我们一直在做工具。这其实也意味着,早期不会有应用出来,应用层的价值发现会比较靠后。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去回避的问题,但是只能坚持。

我们也会着急,但是着急也没有好的办法,我也想过很多。但是我们不能改变事物发展的规律。我相对比较好,因为我心里有一个对未来的规划,有一个很清晰的想法。比如说工具,我们把工具做好了,有 Portal Wallet、ABC Wallet 这样的团队加入,他们是能看到技术上的闪光点的。

开发者最了解开发者,这也给我一个信心,我们的工具越来越完善,离能够用来做真正的开发的点越来越近。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Nervos 都专注在开发者工具和底层的开发。这些都是用户所无法感知,但是开发起来却非常难的事情。

回到 Jan,我对他有两个地方印象特别深。第一个是他有着让人羡慕的茂密的头发。第二个就是他是一个说话特别严谨的人,在表达结论和观点的时候会用很多的限定词。在我看来 Jan 的这两个特点,也反映了他或者说整个 Nervos 团队的很多特点,这个我们再说。

PoW 与底层架构

关于 PoW 和 PoS 的争论在这几年来一直没有停过,新型的公链比如 ETH 2.0、Near 和 Dapper Labs 的公链 Flow 都采取的是 PoS 的共识。仿佛 PoS 已经赢得了这场论战的胜利。

但我在跟 Jan 聊了这个话题之后,又有了一些更深层次的思考。

很多人聊到 PoW 和 PoS 的时候都在聊治理,聊共识,聊效率。但其实对于公链来讲,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公链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产品,他是一个系统,系统在一套规则体系下运行的有组织的整体。

每一条公链,都是一个不停的在演化的经济系统。Jan 非常严谨的提到说,站在经验主义的立场上,越是复杂的经济系统生命力往往越顽强。

毫无疑问,PoW 的生态系统是比 PoS 更复杂的。单矿工这个角色,背后就创造出了一整个矿圈,涉及房地产、半导体、制造、物流、金融等多个领域。而在 PoS 的系统里,通常没有这个复杂的过程。

但这里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公链需要一个复杂的经济系统,但这也会导致系统的设计和迭代变得非常困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以太坊,为了支持 Layer 2,以太坊已经冒险进行了多次的硬分叉。每次硬分叉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一不留神可能就会多一条以太坊出来。

这就要求公链的经济系统规则要足够的简单。

规则足够简单,又要系统足够复杂,这对于公链的设计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从这个角度来讲,PoW 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Nervos 用的是中本聪的共识,这个规则非常简单 —— 就是最长链、最大工作量。这里的简单,Jan 解释说是因为很多的东西被写在了共识的外边,共识外的东西都是可以随便改的,比如密码学原语。

这个规则足够简单,系统足够复杂的思想其实一直贯穿着整个 Nervos 系统。除了系统底层的 PoW 共识之外,双层网络结构其实也是基于这样的一个思想。

在网络第一层,也就是 Layer 1 只保留最重要的数据,并且只进行验证。不仅如此,Layer 1 的每字节存储空间都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整个链的大小保持在 100G 以内。而计算和大量的数据存储,放在 Layer 2 比如侧链上进行。

Layer 1 足够简单的同时足够的开放,让 Layer 2 的生态可以得到复杂且长足的发展。

同时由于大多数的计算和应用都在 Layer 2 上,这就相当于一个个半独立的子系统,那么不管是 Nervos 自己还是 Layer 2 应用层的升级和迭代都会更加容易。

这正是 Nervos 的愿景,它要做整个世界的区块链层,让所有的区块链、非区块链的应用都可以和 Nervos 进行交互。

Nervos 给自己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互操作性 2.0。互操作性 2.0 希望让 Nervos 可以兼容现在的所有标准,支持所有的入口,把所有的东西融合到一起。发明一个标准很容易,但是想要融合所有的标准却很难。这个,我们后面单独写一篇文章来聊。

抛开技术上的问题不谈,要做到这件事情,首先得解决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前面已经说过,规则要足够简单这样别人才能够接入,同时系统要足够复杂,接入能够给对方带来价值。

那么剩下两个问题是什么,我们继续往下说。

安全的重要性

Nervos 想做整个世界的区块链层,第二个问题就是安全问题。

区块链和普通应用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普通应用是黑盒,除了开发人员别人是看不到代码的,这就是一层安全的屏障。而区块链应用则不同,它的代码是透明的,写在链上的智能合约谁都能看到。

透明有好处,那就是值得信任,任何人都可以审计。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代码的所有危险都暴露在公共空间。被称为黑客提款机的 DeFi 其实就是很好的例子,谁都可能发现代码里的漏洞

公链是最底层的东西,公链的任何风险漏洞,都会影响到链上生态。因此在 Jan 看来,安全是所有的前提。中心化互联网应用可以在这里妥协,但是作为公链的 Nervos 不能妥协。

安全的价值,在不出现问题的时候其实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今年 4 月 19 日 dForce 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整个事件 ERC-777 的标准没有问题,dForce 的协议也没有问题,uniswap 的协议也没有问题,整个系统也安安稳稳的跑了很久。

但有 bug 就是有 bug。Uniswap 的审计之前其实是发现了 ERC-777 的这个兼容性漏洞,大家都没有在意,因为太小了。但安全其实从来没有小事。

在 Nervos 和 Jan 看来,底层设施任何的安全风险都是不能接受的。

从一个功能的设计之初,大家就要在一起讨论,这个协议和算法会不会有问题,代码会不会有问题。写完之后,内部要做相互审计,审计完之后还需要测试。如果一切都没有问题还需要提交外部的安全公司进行审计,而且每个功能需要审计两次。

每次审计,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对方会提出一些安全问题和建议。团队讨论完,修改完之后,还需要再提交一次审计。直到两家审计公司的多轮审计都通过之后,这个功能才算完成。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觉得 Nervos 进度慢的原因,就拿 sUDT 来说。这是一个 2019 年 2 月份提出来的东西,但是到了今年年底才会真正上线。

本来年中的时候,团队就已经部署了 sUDT,并且运行一切正常。但就在不久前,外聘的安全团队报告了一个很小的问题。其实团队内部也很纠结,讨论了半天要不要改,因为太小了。但最后,还是改了。

代码有了改动,上面说的流程又得重新走一遍。

在进度和安全性的问题上,我相信Jan或者说团队也犹豫过。因为他们也是人,是人就想早早的上线早早的结束任务。但 Jan 无比自豪地说,他们最终都没有妥协。

提到区块链,我们总是在讲信任、共识,但实际上区块链的底层是安全。在传统的商业社会,我们更关注信誉和增信(比如抵押)。但在区块链,我们更加信任代码,信任数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心智的改变,但这里面有一个前提,就是安全。

我们信任 Compound,所以愿意把钱放在里面。但在这个信任的底部,也许我们都没有意识到的,是首先对于以太坊安全的信任。

对于公链而言,安全是最底层的事情。对于一个开发者来说,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因为你的任何疏忽都可能造成非常大的损失。

100G 真的够用吗

第三个问题,就是性能。

这个问题对于 Nervos 来讲其实很有意思。因为在这个部分,Nervos 同时要做两个事情。它既要追求无限高的性能,同时又要限制 CKB 的主网性能。

当我们聊到分片,聊到 Layer 1 扩容的时候,Jan 的态度非常明确。因为 Nervos 要做全世界的基础设施,所以 Layer 1 是不够用的,这些解决方案都太「今天」了

Jan 曾经在以太坊基金会研究过分片技术,所以他认为分片无法真正解决性能的问题。要想解决性能的问题,必须要通过 Layer 2 去扩容。而且是开放的 Layer 2,对于 CKB 而言,Layer 2 可以是联盟链、公链、侧链,甚至可以是中心化的数据库,这都没有问题。

而为了达到这个效果,Nervos 就需要主动的限制自己的性能。CKB 希望通过主动限制的方式,保持足够的去中心化,这样自然就能将更多的应用「逼」到 Layer 2 上去。而在 Layer 1,CKB 只存储最有价值的共识。

以太坊全节点数据已经超过 300G,给同步和存储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但实际上,这里面有太多的垃圾数据,而因为一次付费终生存储,所以用户根本没有动力去删除。

区块链跟互联网一样,很多数据只在当时的环境下有价值。如 EOS 创世前的记录,还有必要留在 ETH 上吗,其实是没有的。数据越大,同步和存储越难,全节点就会越少,网络安全性和数据健壮性就会相对变差。

Jan 也举了 EOS 的例子,他是一个 Layer 1 扩容的典型,通过牺牲去中心化提高出块速度进而提升性能。目前 EOS 的历史数据已经超过以太坊,非常庞大,存储成本和同步速度成为很重要的掣肘。

而 CKB 目前是在主动限制网络性能,将主网性能控制在 100~200 TPS,并且将算法设计的尽可能简单。这些都是为了降低 CKB 全节点的门槛,进而提升网络的安全性和数据的健壮性。

这便是 CKB 设计的很巧思的地方。Nervos 想成为全世界的基础设施,那么就一定只能存储最重要的数据,不然数据的膨胀很快就会超过网络的承载能力。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何让这些空间被最大化的利用?

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总是能发挥作用。

CKB 想到的方法就是借助市场经济,去鼓励用户删除不重要的数据。CKB 有一个非常有特色的设计,就 1 CKB = 1 Bytes,锁仓 1 CKB 代表可以使用 1 Bytes 的链上空间。用完之后,这个空间可以被释放,回收 CKB。

而且这种设计其实也是一种映射,直接把链上的资源给通证化了。随着生态的发展,大家一定会去争夺链上资源,而通证化的好处就是资源的价格直接具象成了 CKB 的价格。

所以 CKB 的价格问题根本不在「超发」或者经济模型,而在于有多少应用在使用 CKB。当链上应用开始需要甚至是争夺存储资源的时候,自然就会激励用户和开发者尽量少的锁仓,并且尽快释放锁仓。

这就像旧城改造一样,越是发达的城市越希望拆除旧城。因为对旧城进行开发的价值创造的价值会远高于保留它的价值。

而这些都要求 CKB 能够提供足够安全的底层和足够好用的开发者工具,也就是过去几个月 Nervos 一直在发力的地方。作为普通投资人,我们也许看不到,但这些是未来 Nervos 网络能否茁壮成长的基础。

写在最后

在币圈,其实我们很难看到真正的长期主义。那些 2017、2018 年募集到天量资金的项目,有多少还在做事情,又有多少是像 Nervos 一样敢说自己储备数年运营资金要死磕的呢?

我会一直去写 Nervos,也愿意去建仓 Nervos,其实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我可以去长期持有的标的。

真正投资的东西都是需要去做冷板凳,去等待价值发现的。2008 年马云投资阿里云的时候,大家都说他被王坚忽悠了,这一忽悠就是 6 年。但现在阿里云是阿里生态的基石,是所有增长的基础。如果没有阿里云,阿里不会有机会成为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

1991 年,还是一穷二白的华为下注芯片自主研发。2004 年,海思半导体成立。如果没有 2019 年突如其来的这场毛衣战,海思可能还只是华为的备胎。但现在华为海思已经是全球半导体企业 10 强。

所有值得去期待的标的,不仅仅需要想象力,更是需要熬过时间的耐心。而在币圈,缺少的恰恰是这份脚踏实地的耐心。

如果你问我 Jan和 Nervos 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景,我会说不一定。但这个不一定已经足以让我去下注 CKB。这个行业需要 Nervos,正如我的持仓需要 CKB 一样。

投资就是这样。投资是跟时间做朋友,跟团队做伙伴,跟风险做情人。


以上内容仅作为个人观点,不作为投资建议。这是一个高度复杂而不成熟的市场,你需要为你的每一笔投资负责。

常用链接推荐

1inch.exchange - 最具流动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HBTC 霍比特交易所 - 提现速度快,手续费低

CoinEX - 支持很多小矿币的交易所

币安 - 全球最大的交易所,5% 返佣

etherscan.io - 查询以太坊交易、代币信息等

默认图片
Sunrunchen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