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vos 一周年:在这里看到一群做事情的人

Nervos 是为数不多,我接触下来,他们对这个行业保持着好奇和激情的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以太坊的时代就已经实现了自由,留在这里是真正出于对行业的热爱。

浙财老校区的学博楼。

这里是星火矿池的地盘,币圈喜闻乐见的烤全羊局就在这里。对 Nervos 而言这里的意义更是十分重大。一年前,Nervos 主网 Lina 上线的第一个块就是星火矿池打出来的。

当时星火和 Nervos 的人,就站在学博楼一楼的办公室,屏气凝神。隔壁 imToken 送来的香槟,静静的等待人来打开。

对于 Nervos 而言,那是非常惊心动魄的一晚。PoW 公链不同于 PoS,主网上线需要矿工「挖」出来,还要进行全网广播和及时同步。

主网上线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算力过小,就可能一直不出块。而算力过大,或者运气过好则有可能在节点同步完成之前,连出几个块,如果这样的话 Nervos 主网上线的第一天可能就会分叉。

所以在第一个块出来之后,大家奔走相告,一个个人工打电话确认。这个块你们有没有成功同步,是不是同一个哈希,第二个块你们看到没?主网上线初期,算力不稳定。其次,你不知道整个网络里有多少算力,会不会有人攻击你。

那个时候的 CKB 就像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非常危险。

Daniel 说,当时他们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包括主网受到攻击、启动失败,或者上线即分叉等各种情况。Daniel 当时在杭州,Jan 带着技术团队在广东,还有伙伴在硅谷,整个团队虽然不在一起,但都在严阵以待。

万幸的是,一切顺利。

所以一年之后的 11 月 21 日(虽然主网上线是 16 号),我们才能看到 Nervos 主网一周年。

但我来到杭州,并不是为了听过去的惊心动魄,而是为了听 Nervos 的未来。

未来:和知县聊出圈

这次 Nervos 1 岁的生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知县演示的「出圈」操作。我去的比较早,所以在知县正式演示前我就已经被「惊艳」到了。

但请允许我卖个关子,先说下背景。

知县和团队在传统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的五年,做的是游戏支付和移动广告领域,属于那一批跟着互联网赚到钱的人。所以我们聊的更多的话题,是「事业」,或者用知县的话来说是「出圈」。

知县的团队其实是三年前进入这个行业的。因为之前在互联网行业,知县的团队就做过支付,一开始他们依然是希望走加密货币支付这条路。所以他们一开始搞的是闪电网络和状态通道。

事实证明这条路很难走。我们总是要承认,有些东西就是有国界的。

我觉得知县有句话说的很对,投资跟创业不一样。投资亏的不过是钱,但是创业你要去负责的东西很多,你在占用合伙人和团队的时间。这里面是有机会成本的。

幸运的是,在退圈之际,雷兔的团队接触到了 Nervos。Nervos 可以帮知县完成出圈的想法,这里面有两个最重要的点:

● 可以直接复用的各种基础设施;

● 面向长久运行的架构设计。

先说基础设施部分,Nervos 是唯一一条可以自定义密码学算法、可以自定义资产解锁逻辑的公链。

说到这里,我就要说到知县当时震惊到我的地方。CKB 是可以读取邮件签名的,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要。

在传统语境下,我们理解的区块链你要证明你是你只能通过私钥。但这会给用户创造很高的使用门槛,你得先记住 12 位助记词。然后你还不能复制粘贴、不能截图、得避开所有摄像头,不能告诉最亲近的人。是不是有一种碟中谍里,阿汤哥接任务的感觉,瞬间化身情报特工。

我们回到邮件上。其实大家有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邮箱是怎么证明你是你的?因为很明显,Google 不会跟腾讯去同步数据库对吧。而且邮件这种东西是很容易伪造的。

所以邮件需要签名。这个签名就叫做 DKIM,比如你是 Gmail 邮箱,就一定会有Google 的签名。这个签名,其实就跟比特币的签名一样分为公私钥。公钥谁都知道,但私钥只有 Google 有。

而且这个私钥非常的稳定,Google 最新用的密钥是 2016 年 8 月 16 日签发的,四年没有更换过。

所以基于这个,雷兔的团队就设计了一套链上的账户找回系统。用户可以在创建账号时候,就向 CKB 网络指定「继承人」为某个邮箱账户。未来就可以通过这个邮箱账户,一键把所有的资产都转走。

这个事情乍听起来很不安全,但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都已经足够的安全。因为很明显 Google 不会为了搞你,去伪造一个签名。

而这件事情,公链中只有 CKB 可以做到。因为只有 CKB 支持自定义密码学原语。

基于这个,雷兔设计了一套名为 Portal-ID 的加密身份体系。将安全性和便利性做了一个平衡,分成了三个等级。

最低等级 L1,只需要邮件就可以收发资产。正如前面所说的,可以通过大公司的签名来验证发件人和邮件内容。

我觉得这才是区块链真正要讲的故事。区块链要降低用户使用金融服务的门槛,殊不知学习和理解私钥、区块链就已经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门槛了。把转账变得像发邮件一样简单,这正是雷兔出圈的第一步。

第二等级的 L2,则是通过 WebAuthn 的技术,可以直接利用指纹 / 面部识别等方式调用设备内置的安全芯片来生产和使用密钥。

而且它还可以跟邮件系统结合,配合 Nervos 自定义资产解锁逻辑的特性,在设备丢失的时候可以通过预留的 Email 转移资产。

第三等级的 L3,则有点类似于现在的合约钱包。将账户和密钥分层,创造多级密钥管理的权限 —— 将日常操作、小额支付、大额转账和超级权限分开。来帮助「巨鲸」或者「Pro」用户管理自己的资产。

这是非常让人兴奋的。

通过这套体系,区块链解决方案可以被嵌入到互联网当中,真正的走入千家万户,创造增量的用户和价值。

而这一切,只有 CKB 可以做到。

关于 CKB 的特性和分层网络架构,在这里我就不再赘述。因为我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话题,Nervos 和 Nervos 背后的人。

Nervos 和 Nervos 背后的人

投资就是投人,这是一句永远都不会过时的话。

加密行业的特性就是一切都很快,尤其是代币流通。以前一家公司如果想融资途径很少,投资人退出的途径也很少,基本上就只有上市这一个选择。而加密货币改变了这一切,让投资、退出的速度变得非常快。

但我认为有一些规律是一样的,比如投融资的规律、价值发现的规律。

其实大多数的项目在公募的时候远远没有达到「成熟」,虽然它可能已经进入了二级市场。公链尤其如此,公链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甚至是会自我演化的系统。

因此,到目前看来我都不认为 Nervos 是一个「成熟」的项目。它介于 A 轮到 B 轮之间 —— 产品的逻辑已经跑通,但是还没有大规模的验证市场需求。

在这个阶段,其实投资的风险性是很高的。种子轮和天使轮,看的是你能不能讲一个逻辑自洽的故事。而这个阶段,我们要看的应该是团队能否实现他们的愿景,更重要的是能不能真正打造出市场需要的东西。

那么市场需要的是什么?很多人会说 DeFi 呀,你看以太坊的 DeFi 多火爆,现在什么项目不搞 DeFi。

但我想,这个回答太短视了。所以我去问了知县这个问题,知县是互联网时代的老人,也是靠着互联网实现自由的那一拨人。

知县给了我两句话,我觉得这正是圈内所欠缺的思考。第一句是:

“ 逻辑应该是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应用,然后这些应用需要什么样的公链。”

所以我继续问他,那你觉得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应用?

知县说了一句「正确的废话」,但我觉得这正式圈内所欠缺的思考:

“ 市场真正需要的其实是「用户可感知价值高于可感知门槛的应用」。”

基于这个逻辑,知县选择了 CKB。

我举个例子,在我身边遇到的大部分人,你去跟他们讲比特币的时候已经不再需要去解释什么是比特币。很多人甚至有强烈的购买比特币的欲望,但实际上却往往被复杂的交易流程给劝退。

如果你这个时候再跟他讲什么公钥、私钥,那他简直会疯掉的。只有极少数,真的抱有极大兴趣的人才会完成这个流程。

知县举了个例子,DeFi 就像是彭博终端,价值很大但是却只有极少数人去买。而绝大多数的人,连彭博终端是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只是盯着 DeFi,那么恐怕整个路都会走窄了。

所以其实公链应该做什么,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就像吕国宁说的「公链本身就是在设计一种协议,这个协议决定了很多很多东西」。

就好像市场需要 DeFi,这是应用层面的事情,但是 DeFi 需要的是什么?按照这个逻辑我们拨茧抽丝,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以太坊 2.0 和 Nervos 会呈现出一种殊途同归的感觉了。

这也是 Nervos 团队非常吸引我的地方之一。不久前万向期间,我问 Jan 怎么看待现在所谓的高性能公链。Jan 的回答是,这些解决方案都太今天了。

也许因为他们在这个行业呆的时间足够的长,做过的领域足够的多,他们会看的比一般的从业者更远、更深。

我并不认为公链是一个在一两年就能见分晓的赛道,恰恰相反,这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但就像我们看到 Android 和 iOS 越来越像一样,最终很多东西都会殊途同归。

而过往的经验告诉我,在顶层设计看的越远的团队,往往也能走的越远。

写在最后:我理解的投资

之前我写的文章里,结尾用了一句话:「投资是跟时间做朋友,跟团队做伙伴,跟风险做情人。」群里有个小伙伴问我,这句话应该怎么理解。

我的理解是,当我们用投资的眼光,或者说投资人的心态去看待项目的时候,其实我们跟项目方是在一条线上的。人无完人,所有的项目方都会有自己的问题,Nervos 的团队也有很多跟这个行业格格不入的地方。

但我们终究是要解决问题的,作为投资人要做的应该是跟团队一起去解决问题。

Nervos 是为数不多,我接触下来,他们对这个行业保持着好奇和激情的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以太坊的时代就已经实现了自由,留在这里是真正出于对行业的热爱。

所以我理解他们的格格不入,也理解他们的坚持。

当我们回头去看,商业界有太多这样的例子。现在阿里的支柱阿里云,在集团内部坐了六年的冷板凳,所有人都觉得马云被骗了。王坚自己说,当时连用会议室,都不敢跟其他团队抢,因为自己只烧钱。

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2004 年,华为成立海思半导体,一直备胎到 2019 年,如果不是外部环境变化,海思可能还要继续当备胎。

但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所有值得去期待的标的,不仅仅需要想象力,更是需要熬过时间的耐心。

在币圈,缺少的恰恰是这份脚踏实地的耐心。


以上内容仅作为个人观点,不作为投资建议。这是一个高度复杂而不成熟的市场,你需要为你的每一笔投资负责。

常用链接推荐

1inch.exchange - 最具流动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HBTC 霍比特交易所 - 提现速度快,手续费低

CoinEX - 支持很多小矿币的交易所

币安 - 全球最大的交易所,5% 返佣

etherscan.io - 查询以太坊交易、代币信息等

默认图像
Sunrunchen
文章: 1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