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ublic丨把风投的门槛降到 20 美金,这会是普通人暴富的机会吗?

Republic Jul 11, 2020

让你带着 100 万块钱穿越回到 20 年前,你会投资什么?

我会带着钱去西湖边找一个叫马云的人,告诉他我看好你的创业 idea。我给你 50 万做天使投资,只要你 10% 的股份就好。

10% 的股份,即便被稀释十倍,现在也剩下 500 亿美金。这就是投资创业公司最大的魅力,一旦成功上市少则百倍多则千倍万倍的收益。

但高回报的代价一定是高风险。即便是在美国的创业之都硅谷,75% 的创业公司都会在五年内倒闭,大多数的明星项目即便没有倒闭也会渐渐泯然众人矣。

因此投资创业公司又被叫做风险投资 —— 必须要做好每笔钱有去无回的准备。

但风险投资的魅力依然不断的吸引着资本的涌入。咨询公司普华永道曾经发布过一个数据,美国湾区(旧金山 + 硅谷)在 2018 年拿走了全美 46% 的风险投资。这是一个造梦的地方,也是世纪初互联网奇迹开始的地方。

Cruchbase 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19 年全球有共计 32,776 笔风险投资,总融资金额达到 2948 亿美元。这里面有 60% 的融资进入了种子轮融资,就是 2000 年的马老师的状态。

对于投资人,这是一个关于 100 倍回报的故事。而对于腾讯 Facebook 这样的科技巨头,这是一个关于生死存亡的故事(参考 Facebook 和 WhatsApp 的天价并购案)。

20 块美金的故事

Republic 是一个有关于 20 块美金的故事。

风险投资虽然回报很高,但同样的门槛很高。在过去基本上只有专业的投资人 VC 才有资格参与企业的募资行为,少则数十万,多则数千万。

到了 2016 年,美国的监管当局 SEC 颁布新法律,允许企业向公众募资。这种公众指的是几乎所有人,不限国籍,不限资产。今天要说的众筹募资平台 Republic 就是在这个时候应运而生的。

Republic 将参与融资的门槛降到了 20 美金,它让每个人都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参与到风险投资这件事情中来。我只有 100 美金,但只要有 1000 人参与,一样可以募集到 10 万美金。

根据 Republic 的白皮书显示,平台的业务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私募股权业务,针对前面说的专业投资者,另一块则是公募业务,20 美金人人都可以参与。

这也是 Republic 平台主打的亮点,平台上的每一个项目都会完成尽调,并且专业的投资机构(比如真格基金、NGC)和 Republic 平台本身都会跟投。

在 Republic 的融资清单里,我看到了很多在区块链这个行业努力做事情的企业。比如智能合约钱包 Dapper、比如交易所 Totle,还有 Bounty0x 和 Authereum。

需要注意的是,Republic 众筹的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股权,它是基于合同法的权利。它是通过一种名为 Crowd SAFE 的协议来进行约束,我们出资获得的是回报权。当公司被并购或者上市的时候,我们可以按到一定的比例收到回报。

不同的众筹项目,拿到的回报不同,可能是现金或者加密货币,也可能是 IPO 时候较低的行权价格或股权。区块链项目则通常是获得代币,项目方会承诺清偿或回购代币。每一个项目都不尽相同,因此作为投资者需要自己进行调查和思考。

这并不意味着 Republic 上的项目就一定可以成功,没有任何人可以对上面项目的回报进行担保。甚至我建议你把投资在 Republic 上的所有钱都遗忘掉,因为获得回报的概率真的太小太小。

不过这也不妨碍 Republic 的商业和社区价值,它可以帮助那些不被资本所看好,或者不希望借助资本的企业进行融资,并在融资的同时保留项目本身的社区性。

为什么要众筹?

但有一个问题 —— 为什么要进行众筹融资?

众筹融资是一个很微妙的东西,一直争议不断。

对于出资的「投资散户」而言,在 99% 的情况下这些钱都会是打了水漂。而对于优秀的企业而言,他们完全可以从一级市场拿到融资,为何要在二级市场进行众筹呢?

股权众筹最后有可能是散户掏了钱,却都到了一些不那么优质的企业里面。而且这里面涉及到监管、经营权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众筹的融资成本并不一定比 VC 低。

前几年其实众筹融资就火过一阵子,众筹火锅店、众筹咖啡店和奶茶店,基本上是骗子的盛宴。你惦记的是高额的回报,但人家想要的是你的本金。

因此,有人指出:好的企业不需要众筹,差的企业众筹也好不起来,众筹融资仿佛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伪命题。

从传统商业的逻辑,这么想没错。但在我看来众筹融资的核心价值在于它的社区,在于参与众筹的人们。这是一个非常社会化的事情,社会化意味着它并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计算,它承载了很多有温度的东西。

事实也同样如此,当企业的产品做的足够好的时候,用户是愿意掏出真金白银去投资它的。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英国的 FinTech 企业 Monzo。

2018 年,Monzo 创下了英国历史上的一项纪录,在 165 分钟内募集了 2000 万英镑,约合人民币 1.8 亿元。这些钱来自于 36,006 名「散户」,而参与过前一轮募资的 2,457 为用户则贡献了 200 万英镑。

有意思的是,前一轮参与众筹的用户并没有获得真金白银的回报,而他们依然愿意参与第二轮的众筹募资。

在我看来,社区众筹不仅仅是一件关乎于回报的事情,而是关乎于信仰,这就跟 long bitcoin 一样。

当时我非常希望参与 Monzo 的募资,可惜虽然有英国的银行账户但却没有英国护照,因此也就没能参加。我的逻辑非常简单,我并不期待它可以给我带来多少的回报,我只希望可以帮助和参与一个我喜欢的企业,去分享它的成长。

即便失败了又如何呢?它毕竟是我喜欢的东西。对我而言,这样的众筹并不是投资而是消费。社会化关乎我们的情感需求,是我希望去陪同一个我所认可的企业去共同成长的情感诉求。

甚至我希望,我所热爱的每一家初创企业都可以通过这样社区化的方式完成募资。

波音的悲歌

而对于企业而言,参与像 Republic 平台的众筹募资有一个很现实的意义。因为对每一个热爱的社区用户来讲,他们关心的都是企业或者说项目的长期发展。

而资本却不是如此,资本是逐利的。

美国有家公司叫波音。在我小时候,波音是让人仰望的存在。但现在波音却在破产边缘疯狂试探,甚至要靠着美国政府的接济才能维持。

波音为何会走到今天的样子,我摘一下 2019 年的年报大家就明白了。

  • 收入 765.59 亿元;
  • 毛利 44.66 亿元;
  • 营业利润 -26.62 亿元。

这是波音的经营状况,因为空客和中国商飞的竞争,再加上 737 MAX 多次出事,所以 2019 年是净亏损的。

  • 分红派息 46 亿;
  • 研发费用 32.19 亿。

2019 年,亏损达到 26 亿的波音拿出了 46 亿来分红,而给到研发的费用仅为 32.19 亿。不仅今年如此,在过去的数年间波音的研发费用都没有增长甚至还有下滑。

  • 短期借款 72.69 亿;
  • 长期借款 198.04 亿;
  • 总资产 1336.25 亿;
  • 总负债 1419.25 亿。

波音,早已资不抵债。

但就是这样一个根本不赚钱而且负载累累的波音,竟然去借钱来分红。这件事情是不是看起来非常的魔幻且不可思议?这样的波音飞机你还敢坐吗?

为什么波音会变成这样?其实秘密就在波音的股东列表里。

  • 资本集团 Capital Group 持股 8.02%;
  • 领航投资 Vanguard Group 持股 7.4%;
  • 贝莱德 BlackRock 持股 5.89%。

这三家都是美国大名鼎鼎的投资基金,华尔街的超级资本财团。波音的股东大多是这样的「华尔街资本」。

因此为了迎合股东,波音每年拿出巨额的资金来分红和回购股票,以此来维持不断上涨的股价。而这样的飞轮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波音的管理层根本没有能力去停止分红。

资本只有一个目的 —— 赚钱。在最短的时间里赚最多的钱,至于未来,抱歉这跟我没有关系。

因为在掏空一家公司之后,资本可以随时找到下一个投资标的。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是一家企业风起于青萍之末的助推者,也可能是扼杀一个伟大公司的始作俑者。

波音是一个典型,而更多的因为资本的短视而被毁掉的企业我们甚至都闻所未闻。看看共享单车的一地鸡毛就知道了,资本的介入并不一定就意味着企业可以得到良性的发展,而是潘多拉魔盒。

比起向 VC 融资,也许向社区融资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因此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选择众筹融资 + VC 融资的混合形式。

因为对于怀有热爱的社区成员而言,他们更希望保持项目的纯粹,希望项目可以得到长久的发展。

在我看来众筹融资虽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但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实验。它就像比特币一样,经历过误解、泡沫,但最后一定会形成共识,沉淀为一种创新。

在我看来,目前的 Republic 还是早期项目,它的价值还没有完全的体现出来。社区融资 + DAO(分布式自治系统)很有可能会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公司形式。公司从社区募资,向社区负责,让持有代币的 DAO 来决定公司的未来。

让风险投资民主化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个有可能实现的商业奇迹。而这就是商业和区块链的魅力,也是我选择躬身入局加入这个行业的原因,太多的商业逻辑会因为区块链而改变。

另外,Republic 自己也会在近期也会发行基于 Algorand 的 Republic Note 代币,并在平台进行众筹募资(Alogrand 也是一个很值得一讲的项目)。

Republic Note 是分红代币,当有众筹项目成功退出(上市或并购)之后,Republic 平台会获得一笔收入,这其中的一部分会用以 Republic Note 的分红。

这里再多说一句,风险投资之所以叫做风险投资,就是因为风险太高。各位如果要投资,请做好基本上就是血本无归的准备。

写在最后

其实在 Republic 身上,我看到了这个行业的进步。2017 年的 ICO 留下一地鸡毛,非常多的人离开回到传统行业。但我也看到越来越多优秀的人进来,行业的发展也从来没有停滞。

十年前,我们其实是很难去想象一家初创企业可以轻松的触达位于世界各地的用户,拥有自己的社区,社区里有着不同肤色、语言、宗教信仰的用户,甚至还能从社区募资。

Republic 的出现意味着监管正逐步认可这种通过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技术来融资的方式。这也代表着区块链正在不知不觉的改变着大家去理解商业的逻辑,在不断的给商业注入新的东西。

我记得在杭州区块链周的时候,我跟一位老板聊天,我们当时聊到钱包的盈利模式问题。我说在很多人的眼里,钱包的盈利模式是不成立的。他说,只要你接受你的用户随时可能离开,钱包的商业模式就是成立的。

这就是一个改变商业逻辑的故事,以往的互联网公司追求的是更长的停留,更高的迁移门槛。但是在钱包行业,你首先要接受的就是用户随时可能离开。

这就是区块链带给商业的变化,不是吗?从商业的角度理解区块链,我们要先接受也许我们所习以为常的逻辑是需要改变的。而这,也正是我写这个专栏的目的,我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这让人兴奋的一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