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场孙宇晨,究竟是不是个大忽悠?

波场 Jun 20, 2020

我叫孙润晨,和波场的孙宇晨一字之差。但就是这一字之差,值大概 10 亿美金。也就这一字之差,搞得每次币圈拉群,我总会被问一句跟孙宇晨什么关系。

这里跟大家澄清一下,我跟孙宇晨没什么关系 —— 但是如果孙宇晨带者梦想基金找我…我很愿意有点关系。

写这篇文章,倒也不是为了奶波场。只是单纯的为了分享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也感谢 @大有 提供的一些想法。闲叙到此,下面来聊正事。

被污名者未必无能

战国时期有个谋士叫做张仪。

关于张仪,民间传说很多,有人说他是鬼谷子的徒弟,纵横家的传人,苏秦一世的竞争对手。张仪有多厉害也不用我多说,名垂史册的谋士没有一个是浪得虚名的。

但张仪的故事从哪里开始你可能想象不到。《史记》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张仪当时在楚国令尹(注意,令尹可不是县令,而是宰相的称谓)做门客。当时的令尹叫昭阳,这人是个贵族。

有一天昭阳府上丢了块玉,找了很久找不到。后来有人检举,说张仪是我们这里最穷的,一定是他偷走了卖钱。昭阳于是下令把张仪吊起来打,是真的吊起来打,一副不被打死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

张仪,卒。

那是不可能的,张仪装死,逃过一劫。战国时期上层的圈子也不大,所以张仪的窃玉之名很快就传了出去。

生逢乱世,最贱的是人命,最贵的是人才。因为命贱张仪可以被打死而无人关心,但张仪又恰恰就是个人才,所以张仪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报仇了。可怜的昭阳,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名垂青史竟然是这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张仪后来游说秦王当了宰相。之后张仪以秦国宰相的身份出使楚国,写了个文章(类似于大字报),上面写着:丫的以前咱俩一起喝酒,我没偷你的玉璧但是你却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我。现在你给我瞪大眼睛等着,爷来搞你了!

原文是:始吾从若饮,我不盗而璧,若笞我。若善守汝国,我顾且盗尔城!自此,无人敢再提窃玉之事。

被污名者未必无能。一个人的名声或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好,但这并不代表他是没有能力。只是能力这个东西,需要时间,需要时也命也运也。

孙老板有没有能力,我觉得这个事情得跟他的名声分开来看。跳开孙老板不那么好的名声来看波场,也许我们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波场。

阴谋和阳谋

上兵伐谋,这句话出自孙子兵法,意思是能以谋略达成目的的人才是最厉害的。

谋又分为阴谋和阳谋。

荆轲刺秦王,这是阴谋。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这也是阴谋。阴谋,搞得都是见不得光得事情,靠的是信息不对称。

汉武帝的推恩令,这是阳谋。美国的石油美元霸权,也是阳谋。全世界都知道美元不过是纸,但只要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的航母还在波斯湾巡弋,美元就是购买力最强的货币。

阳谋和阴谋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阳谋打的是明牌。但你明知道是阳谋,却无可奈何。有趣的是世人称赞阴谋,但往往对阳谋却视而不见。

孙宇晨的波场,在我看来就是阳谋。

阳在哪里?

重金拍下巴菲特晚宴,这是阳谋。公然怼王思聪,这是阳谋。5 万块梦想基金,这也是阳谋。波场割韭菜,这是一个连圈外人都知道的阳谋。所有人都知道孙宇晨在蹭流量,却还是让孙宇晨噌的不要亦乐呼。 全天下都知道孙宇晨在炒作,但他的知名度还是蹭蹭上涨。

你服吗?不得不服!毕竟孙宇晨来韭菜都割的理直气壮。

连巴菲特都割了的孙宇晨

币圈就是一个这样神奇的地方,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圈子在割韭菜却也挡不出一茬又一茬的韭菜冲进来。孙宇晨割韭菜,是一个连半佛仙人都知道的事情(PS:半佛仙人可能是唯一一个割了瑞幸韭菜的人)。

割完韭菜,孙宇晨完成了波场的小目标,手里就有了钱。张仪从窃玉到窃国,不是因为突然开窍了,而是因为有了秦国这个靠山。孙宇晨也一样,从骗子到成功人士有的时候只是看你有没有钱。

有了钱,波场的生态就可以布局。

先签下 Tether 在 Tron 上发行 USDT,然后签下各大交易所,让 TRC20 的 USDT 出入金无手续费。截至 6 月 17 日,Tether 已经在波场上发行了 27.83 亿的 USDT。不仅如此,Wink 跟波场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可以说,现在波场的生态就是烧钱烧出来的。

看看波场,再看看隔壁的 EOS。你愿意要一个窃玉的张仪,还是想要一个仁义之师的宋襄公?

波场到底想干什么?

讲到这里,我想大家都跟我一样,对波场想干什么充满了好奇。我姑且一猜,波场要做的应该是一个「媒体帝国」。

先来看看波场最近干了什么。2018 年波场并购 BitTorrent,并发行 BTT 代币。之后波场又相继并购了 Dlive,搞了 Tron TV,你仔细一看会发现这几门生意都有一个特点 —— 跟流媒体有关。

制约流媒体发展的瓶颈是什么?答案是两个,版权和带宽。版权自不必说,近些年的 IP 热就可以看出来版权对流媒体平台的重要性。内容成本也一直是 Netflix 的大头,但也正因如此 Nextflix 成为了比肩 Google 的大公司。

但 Netflix 没有解决第二个瓶颈,带宽成本居高不下。2018 年网络流量分析机构Sandvine 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在全球整体的互联网下行流量中,视频占到了近 58%。其中,Netflix 占到了全球互联网下行流量的 15%。

高昂的带宽开支,已经成为了制约流媒体平台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而这一瓶颈并不会随着科技发展和基础设施的改善而消解,因为消费者总想要更高清的视频 —— 从 360P 的 AV 画质到 720P 再到 1080P。五年前 1080P 还叫高清,现在却只能叫做标清。

宽带是从 1M 升级到了 100M,但用户需求也从 360P 升级到了 4K。

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去中心化网络。Sandvine 的报告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那就是在网络的上行流量中 BitTorrent 协议占了 22%。

BT 协议通过将大的文件打散成数据块的方式,让用户可以直接从拥有特定数据块的用户手里获取数据。就是我们俗称的种子,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我知道说起种子,你们就想到苍老师了!!!

如果把流媒体平台的视频,用 BT 协议这样的 P2P 技术去分发,会发生什么事情? 首先,流媒体平台的流量成本会急剧下降,因为消费者不需要通过中心化服务器下载资源。

其次,消费者的下载速度会获得极大的提升。BT 协议诞生之初,也是为了解决当时中心化服务器带宽不足的问题。

我们回到这一节的问题上,波场想干什么?其实这个阳谋已经不言而喻了。

波场想干的就是通过 BitTorrent 庞大的用户和去中心化协议来解决流媒体平台高企的带宽成本问题。而 BTFS 就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核心,我们不妨畅想一下 BTFS 的技术真正落地之后会发生什么?

整个流媒体的生态可能会迎来一次大变局。

(关于 BTFS 和 BTT,这是另一个庞大而让人兴奋的阳谋,关注我给我点赞,有空我们再聊。)

不以成败论英雄

最后这一段,倒也不是为孙老板洗地,只是一些自己的感想吧。

周鸿祎很多年前说过一句话,你看现在那些成功的企业家很光彩,但你把他赶出去再给他两百万,他成功不了的。

瑞幸陆政耀的故事不可谓不精彩,逻辑不可谓不严密,连美国一众主流投资基金都信了。但结果也是落得个造假收场。

商业终究是一个复杂的事情,很多的成功都是时也运也命也。倘若张仪不是正好碰到一个变法后的强大秦国,又如何能够窃国雪耻?倘若秦惠文王见张仪得那天刚好闹了个肚子,可能就容不得张仪说完连横之策。历史又会是不一样的故事。

世事难料的事情太多,有人做了所有应该做的事情却没有成功,也有人生下来就是首富的儿子。作为旁观者,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 不以成败论英雄。

孙老板的波场,我买了!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