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长期主义者理解的 Nervos

我会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

我要赚的什么样的钱?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干扰太多了,尤其是在一个行业早期的时候。再加上是牛市,可谓是群魔乱舞,太多的钱显得唾手可及。

所以我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赚什么样的钱,就要承担什么样的风险。

想靠内幕消息赚快钱,就很有可能成为韭菜。想靠高倍杠杆一夜暴富,更大的可能是一夜反贫。想赚长期主义的钱,就要耐得住寂寞。

我总是告诉自己,你要赚的钱是长期主义的钱,是可以复利的钱,是对这个行业真正有帮助的钱。如果不是这样,就不要在这个行业里浪费青春了。

长期主义的逻辑

长期主义的逻辑和短期主义其实真的很不一样。今天的一场闭门会上,有位来自 nest 的嘉宾分享了两个逻辑,我觉得非常好。

短期主义的逻辑是这样的,「故事 – 价格 – 产品」,俗话说的割一波就走。所以大家看到大部分的币圈项目,上来是先搞公关,做社区把人头做起来。然后募资一波,上个所,拉个盘。

最后,大家拿到钱了,吃喝玩乐一波才开始考虑产品。至于产品出不出的来,市场需不需要,其实不重要 —— 大家只关心价格,不关心未来。

但长期主义的逻辑却是反过来的,第一个要考虑的是市场有没有这个需求。市场如果有这个需求,产品要怎样才能满足?

这也是整个风险投资的逻辑,种子轮不确定市场有没有需求,天使轮市场应该有这个需求,A 轮市场真的有这个需求,然后 B、C 轮分别是解决这个需求并盈利。

在中国风投不算长的历史里,留下来的公司基本上都是符合这套逻辑的。那些我们还能记得住的互联网巨头,都真真切切的解决了某些群体的某些需求。

区块链也同样如此,从 2017 年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项目,也都是长期主义者。从 Compound、AAVE 到 Uniswap、Tokenlon,再到路印。

我很愿意去写这些长期主义者,因为他们代表了这个行业「良币驱逐劣币」的力量,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所以整个行业才在不停的往前走。

从长期主义读懂 Nervos

CKB 的币价很糟糕,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同样 CKB 是中国为数不多团队认真做事情的项目,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但回到长期主义的逻辑,CKB 正在一步步的按照规划的路线图完成自己的布局,稳扎稳打。经常有人觉得说,公链赛道的窗口期要过去了,或者说有波卡或者有以太坊就足够了。但在我在看来,公链的赛道还远远没有结束。

用存量的角度来看,也许以太坊 + Layer 2 已经足够。但从增量的角度来看,市场需要的绝对不仅仅是 DeFi 这么简单的应用。而 Nervos 经过一年半的开发,已经成为目前为数不多基础设施完备的公链。

毫无疑问,以太坊是无比天才的设计。他构建了链上的智能合约,引入了账户模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以太坊就没有改进的空间(不然我们也就不需要 Layer 2 和 2.0 了)。

但以太坊在设计之初的时候,依然有非常多的东西没有考虑到。比如我们经常在讨论的 gas fee 过高,以及由于长期运行带来的「状态爆炸」。

以太坊更像是平地起高楼,打造了一个高度自洽的生态,而 Nervos 想要的却是成为互联网的区块链层,构建一个高度开放的生态。这个开放不仅仅是面向区块链世界的开放,也是面向传统世界的开放。

整个 Nervos 的网络架构就是基于此设计的。Nervos 想要去实现的是一个规则足够简单,但又要足够复杂的系统。要做到这一点,Nervos 必须要选择一个全新的范式去开发。

Jan 跟我讲过,Nervos 将尽可能多的东西写在了共识外边,这些共识外的东西都是可以随便改的,比如密码学原语。而共识,Nervos 选择的是中本聪共识,非常简单的规则 —— 就是最长链和最大工作量。

基于这样的一个逻辑,Nervos 的主链 CKB 也在将尽可能多的东西留在链外边(备注:Nervos 指的是包括 CKB 在内的整个生态构成,CKB 特指公链),也就是多层网络架构。

Layer 1 也就是主链 CKB 的部分,只负责计算的验证和存储最重要的数据。并且不同于以太坊购买空间的概念,在 CKB 上所有的存储空间都是租用的。用户通过质押 CKB 来获得向链上写入数据的权利,1CKB = 1Bytes,而当你不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清除数据以取回质押的 CKB。

很多人所批判的 CKB 所谓每年 4% 的二级发行,但其实哪怕不销毁,十年后链上的数据也无法突破 100G。链上空间的稀缺性一定会反应到 CKB 的价格上。所以我并不认为 Nervos 的团队不懂加密经济学,只是他们选择了一个长期主义的经济模型设计。

100G 够用吗?对于公链来讲远远不够,所以 Nervos 设计伊始就是多层网络的架构。Layer 1 足够简单的同时足够的开放,让 Layer 2 的生态可以得到复杂且长足的发展。

开发密码学原语,可以让 CKB 读取和验证任意链上的数据,甚至是验证电子邮件的 DKIM 签名(知县的团队正基于这个特性开发 Portal Wallet)。

这也给 Nervos 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对于 Nervos 而言,不止可以有 Layer 2 甚至还可以有 Layer 3。不止可以有侧链、Rollup,甚至可以将传统的互联网数据库接入 Nervos。

这些 Nervos 与众不同的地方,注定了它不会像 BSC 或者火币的 Heco 一样,让人们可以零门槛的上手。fork 一条公链很容易,但是想做一个互联网的区块链层却很难。

用今天和未来的眼光看 CKB

我当时问 Nervos 的架构师 Jan,你觉得 Nervos 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回答了我一句话,我觉得说的非常好:

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 PoW 或者说增发,而是我们选择了一个全新的体系。要在全新的体系上做东西,首先得有工具,所以我们一直在做工具。这其实也意味着,早期不会有应用出来,应用层的价值发现会比较靠后。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去回避的问题,但是只能坚持。

我们也会着急,但是着急也没有好的办法,我也想过很多。但是我们不能改变事物发展的规律。我相对比较好,因为我心里有一个对未来的规划,有一个很清晰的想法。比如说工具,我们把工具做好了,有 Portal Wallet、ABC Wallet 这样的团队加入,他们是能看到技术上的闪光点的。开发者最了解开发者,这也给我一个信心,我们的工具越来越完善,离能够用来做真正的开发的点越来越近。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Nervos 都专注在开发者工具和底层的开发。这些都是用户所无法感知,但是开发起来却非常难的事情。

投资是在为未来下注,而不是在为过去下注。所以比起过去的价格,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 Nervos CKB 到底在做什么,以及做的怎么样了。

很高兴的是,到 2021 年的 Q1 在 CKB 上开发所需的工具基本上都做完了。从底层设施的完成度来说,CKB 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波卡。从可扩展的空间来说,CKB 远远的超越了  BSC 等其他公链。

在今年的 Q1 前,CKB 将会或已经实现这些功能:

  • 完整的开发环境,包括库、编程环境、各个语言的 SDK 等;
  • sUDT 标准资产协议、Gilaswap 等 DeFi 基础框架;
  • 让用户可以通过任意入口(如 Metamask)操作的 pw core;
  • 让任一链上资产通过 Nervos 任意流动的跨链桥 Force Bridge;
  • 让任何 dApp 迁移到 CKB 上不需要改动代码的 Polyjuice。

pw core、Force Bridge 和 Polyjuice 将会是 Nervos 实现愿景脱颖而出最重要的三个特性。

其中 pw core 已经在 Portal Wallet 上有了很好的实现,你可以通过任意以太坊的钱包打开 https://ckb.pw 这个网址来操作 CKB 钱包。很快,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指纹、人脸的 WebAuthn 方式操作 CKB 钱包。

未来 pw core 可以被嵌入到各种 dApp 中,让 dApp 可以直接通过用户的以太坊钱包、指纹或者人脸来验证身份。

而 Force Bridge 和 Polyjuice 将会在今年的 Q1 开发完成(实际上 60 分的 demo 已经可用)。

试想一下,当这三个组件全部上线之后,CKB 的想象空间是非常大的。Compound、AAVE 这样的 DeFi 协议可以直接迁移到 CKB 上去,同时还可以实现跨链版的 Maker(质押 BTC 生成稳定币)。甚至你可以抵押 Dot,借出 Atom。

而且,用户是不需要下载一个新的钱包。可以直接用手边的 imToken、Metamask,甚至是直接用 FaceID 实现。

甚至,我们可以直接把 CKB 想象成以太坊的侧链。用户用的是以太坊的钱包,接收和支付还是用的以太坊的钱包,但是 gas fee 更低了体验更好了。

而那些我们现在所无法触及的用户,他们可以直接打开 iPhone 就使用 dApp。他甚至不需要知道这是一个 dApp,他所知道的仅仅是在操作的时候,这个网页请求了一次 Face ID。

这是一个超出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所有的应用场景的超级入口!它意味着区块链世界正式向传统互联网打开了大门。

你觉得这个故事遥远吗?我觉得并不,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尊重市场,也尊重长期主义

最后,我想起来我第一次写 Nervos 的时候写的一句话,「格局、信仰、能力,这三点恰好 Nervos  的团队都具备了。」

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来看,我都并不认为公链这条赛道已经决出胜负了。或者说,我并不认为存在绝对的胜负。

单说存量市场波卡、cosmos、以太坊 2.0 都还没算不上成功,分片技术和 PoS 是否会是一种好的解决方案还没有经历过市场验证。所以留给 CKB 的机会还有,而且还有很长的时间。

而从增量市场考虑,Nervos 所想要实现的,远远超过我们现在讨论的公链想要做的东西,即便他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我想很多人进入和留在这个行业,都是为了去触碰那片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星辰大海。

我并没有资格要求所有人跟我一样去做一个长期主义者,但我依然想分享我的所见所闻,让更多人看到这个行业里坚持的长期主义者。


以上内容仅作为个人观点,不作为投资建议。这是一个高度复杂而不成熟的市场,你需要为你的每一笔投资负责。

常用链接推荐

1inch.exchange - 最具流动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HBTC 霍比特交易所 - 提现速度快,手续费低

CoinEX - 支持很多小矿币的交易所

币安 - 全球最大的交易所,5% 返佣

etherscan.io - 查询以太坊交易、代币信息等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