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型公链这条赛道在竞争什么?以及国产的 Nervos 还有机会吗

Nervos Sep 21, 2020

很多人说币圈没有价值投资,其实这个问题我在上一篇文章里面还专门去解释过,按照传统股市投资(比如巴菲特老爷子)的观点,现阶段的币圈确实缺少价值投资的标的,主要两个原因:

1.   大多数的项目方不具备创造出稳定现金流,并具备可持续盈利的能力;

2.   项目代币(尤其是治理代币)大多无法捕获项目价值。

大家的项目本身都不赚钱,谈什么价值投资?所以我后来用了一个词,叫「长远投资」。

价值投资是找到成熟的,并且最好被低估的标的长期持有。而长远投资,要寻找的则是还没有成熟,但是未来前景明晰且能够捕获价值的标的。

上一篇聊到,公链赛道我最看好两个项目:Nervos CKB 和 Algorand。今天就先来聊聊 CKB,Common Knowledge Base 这个代币。

为什么聊 CKB,因为前几天 Nervos 的首席架构师谢晗剑面向社区做了一场直播,聊了聊 Nervos Q4 的路线图。

但我今天我想先系统的聊一下为什么 Nervos 在我看来是值得一个长远投资的标的。CKB 为什么在我看来值得投入时间、金钱、精力甚至是声誉来奶的项目。

赛道格局:王座不稳,庶子夺嫡

如果我们去看传统行业的很多创投基金会发现一个特点:一个团队,或者人一个管理人往往只投某一个赛道。比如我是投白酒的,那我基本上不会去碰红酒或者汽水这个赛道。

传统行业是高度细分的。不同的细分行业之间是有壁垒的,跨领域就意味着截然不同的供应链组成和行业格局。当然如果只投资每个行业的头部企业,这也是一套逻辑。这样的壁垒还催生出了一种职业叫分析师,专门去研究细分行业的标的和行业现状。

就我而言,最了解和最关注的的还是公链的赛道,所以我写的文章更多的是集中在公链这个领域。简单细分,公链的赛道大致分为通用型公链和场景导向型公链。

场景导向型的公链,比如专注金融的 Algorand、专注供应链的 VeChain、专注游戏的 Flow。他们都有非常清晰的应用场景,因此在设计和发展的过程中会有侧重 —— 比如 VeChain 的 PoA 机制就不适合其他公链用。

而 Nervos 所处的赛道我认为是通用型公链,它的设计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一个专门的应用场景,而是希望尽可能多的去满足应用场景。这条赛道的玩家其实很明显,以太坊、EOS、Tron 等等。

最近几个月平均 gas fee 价格 Source: Etherscan.io

毫无疑问,以太坊就是这条赛道的老大。但以太坊的问题也同样很突出,性能瓶颈非常明显,尤其是一旦有热点事件(比如 UNI 空投)整个网络就会变得很贵。高昂的 gas fee 其实限制了很多的应用和想象空间。

也就是因为以太坊的这些问题,加密猫干脆自己做了个游戏公链。

所以整个赛道的情况大概就是:以太坊高居王座,但地位已经开始松动,下面的后发者们正在觊觎着这个宝座。

回到 Nervos 上面,我并不认为 Nervos 的竞争者是以太坊或者 EOS、波场这些链。因为他们代表的其实是上一代的公链,而 Nervos 真正的对手是 ETH2.0、波卡、Near、Solana 这样的第三代公链。

无论现在的以太坊看起来多么的热闹,时代的车轮终归是滚滚向前,问题就在于这个时间窗口谁能拿下来?

通用型公链在竞争什么?

在这个时间窗口里,公链在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层面。上半场的竞争是基础设施的竞争,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场的竞争则是集中在生态上。

很多人可能会问,基础设施很难吗?毕竟波场才立项多久,现在生态就都应有尽有了,为什么其他的公链就做不到呢?

事实是,基础设施的开发很难。尤其是像 Nervos、Algorand 这种几乎要从头开发底层的公链。

公链的开发是很烧钱的,Nervos 的联合创始人 Kevin 就说过,Nervos 的研发成本是需要以亿美元去计算的。这并不是 Nervos 烧钱,而是公链开发就是这么难,即便是以太坊这么强的社区现在每年的开发预算也在 3000 万美元左右。

为了迎合 DeFi 的热点搭一套纸糊的班子是一回儿事情,真正的做一条有技术壁垒的公链,又是另外一回儿事情。

为什么我会单独把场景导向型的公链和通用公链分开来说,因为这两者无论是从架构设计、经济模型设计还是底层设计上难度都是天差地别的。

就拿唯链 VeChain 为例,它主要是服务于企业的供应链需求的。它对于共识和经济模型的安全性要求会较低一点,追求的是链上数据的效率和不可逆。所以 PoA 成为了它最好的选择,对节点进行严格的审核,设置准入门槛就可以从很大程度上确保网络的安全。

因为供应链数据作恶的收益是很低的,再加上 PoA 节点都是事先审核,甚至可以在现实中追溯,所以唯链并不需要太过担心网络的安全问题。

相对而言,有明确应用场景的公链是更好开发的,而通用型公链由于要尽可能多的适用场景,那就无法预测链上会有什么需求,因此在基础设施上的要求也是极高的。

我再举一个例子,Algorand 的链上只有一种资产标准叫做 ASA,目前它链上所有的代币都用的是跟主网代币 ALGO 一样的标准,享受一样的安全性所以从安全性。从金融场景来说,这样的设计是非常精妙的,因为它保证了安全、可信和高效。

但放在通用型公链上这就不够了,以以太坊为例,常见的以太坊代币标准就有三种 ERC-20、ERC-777 和 ERC-721,他们针对的是不同的应用场景。ERC-20 是针对可分割的标准化代币,ERC-721 就是我们说的 NFT。

多一个代币标准,对于公链的基础设施要求就上了一个等级。我举个不那么恰当的例子,拥有一个女朋友是容易的,但从脚踏两条船开始整个难度就直线上升了。而基础型公链做的事情,就是我要可以同时脚踏尽可能多的船,最好他们都住在一个小区,还能没事彼此沟通一下。

因此通用型公链的基础设施搭建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这部分我也在做一个专题文章,后面会跟大家分享)。而这又是一个很难去汇报的工程,要么就是没做完,要么就是做完了。所以这一年大家感觉,好像公链都没啥动作,但其实大家都在铆足了劲干事情。

那么回到生态,生态本身是应用层的东西,相对而言是好搭建的。而且基础设施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就是开发者体验,去尽可能地降低开发者门槛。

但开发者为什么始终无法割舍以太坊,去迁移到一条更便宜、更高效的公链上呢?说穿了就是两个核心:人和资产。

人就是用户,我们再往前衍生一点叫做入口。以太坊有加密世界最多的玩家和最多的入口,从 Metamask 小狐狸到手机上的 imToken,再到网页的 tor.us 和 Wallet Connect。围绕着用户体验和入口,目前以太坊是做的最好的。

之后是资产,像是稳定币、映射的 BTC 等等。

Nervos 的 Q3&Q4

回到 Nervos 本身,我标题写的是大剑(谢晗剑)讲完 Q4 路线图之后,继续看好 CKB。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个路线图中我看到的是 Nervos 团队对于行业和公链的理解以及坚持。

他们并没有为了 DeFi 的热点就偏离方向,盲目的追求应用层的繁荣,而是整体有着一个非常清晰的且在我看来正确的路径规划。

想要链上生态繁荣,就要解决两个问题:人和资产。

先说人的问题,解决人的问题核心在入口。用户的入口往往集中在钱包,但钱包是一个很重的东西,每安装一个钱包就需要用户多备份或者导入一次助记词。而让现有的钱包支持,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入口成为了 90% 公链头疼的问题。

绝大多数公链选择方案是自己去开发钱包,但这样往往效果不太好。比如本体的 Onto 算得上钱包里 UI 设计最好的之一,但 Google Play 的下载量才 1 万次。而主流的钱包比如 Coinmini、Trust 都是百万级的下载。

所以自己开发钱包这条路很难走,但是又不得不走。

Nervos 的解决方案就非常的另辟蹊径,它直接搞了个网页钱包,把以太坊的入口变成了自己的入口。只需要打开 imToken 或者认识支持 ETH Dapp 的钱包,输入 ckb.pw 就可以使用 Portal Wallet。

完全不需要安装或者备份私钥,跟微信的小程序有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目前这块的基础设施还称不上完善,还不支持 Web 3.0 的注入和 Wallet Connect 这样的跨设备链接。但我依然认为,在人和入口的问题,Nervos 及 PW 的团队交出了一份非常优秀的答卷。目前 Portal Wallet 已经直接通过 FaceID 和 TouchID 来创建钱包,对于区块链出圈来讲,这个入口显得至关重要。

之后就是资产的问题了,解决资产问题就需要先解决用户自定义代币(标准化代币)的问题。目前 CKB 上(Layer 1)的标准化代币 sUDT 已经通过审计并且部署到主网。ACP(Anyone Can Pay,这个跟 CKB 的 cell 有关系,ACP 可以使交易没有 61CKB 最低限额的限制)和 NFT 非同质化代币也在开发当中。

有了标准化代币,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链上资产丰富度的问题。Nervos 的方案是 toCKB,官方在开发一个资产跨链的桥,可以将所有区块链的通用资产进行跨链。未来 CKB 的链上将会有 BTC、ETH、EOS 等各种各样的代币。这也是 Nervos 底层设计讨巧的地方,因为它的密码学原语是支持自定义的。

最后是 DEX 和 Oracles 预言机的部分,DEX 涉及到链下计算,剑讲的也不多,而这个其实更偏应用层,就不多说了。

整体而言,Nervos 想实现的格局很大,就像 Kevin 说的 —— 这是一个以数亿美元来计算的大格局。Nervos 也在一步步的向着自己远大的目标走去,积跬步以至千里。

这里,我也想引用 William 写的一段话:「Jan 讲完之后我心中有一个终极场景,就是任何一个人用它最常用的钱包,甚至用它的指纹,去做任何他想要的区块链应用,但他根本不需要感知他用什么链。就像网民,没有互联网的知识,不懂 TCP/IP 一样上网可以玩的很开心。而且因为应用可以跑在 Nervos 的关系,可能手续费也变得更便宜,效能也更好。」

而每每想到这里,我就会对这个行业充满希望,除了区块链和加密行业,又有什么样的金融体系可以支撑一个数亿美金的庞然大物心无旁骛的做开发?

写在最后

最后,抛开个人感情,CKB 在我看来目前的价格也被低估。评估一个标的,我通常看三个方面:

  • 项目本身的设计和经济模型;
  • 团队的情况和做事风格;
  • 赛道目前的情况和价格。

格局、信仰、能力,这三点恰好 Nervos  的团队都具备了。

从赛道的角度考虑,一来这是一条必不可少但目前依然缺乏关注的赛道,这条赛道是有可能创造出千亿美金市值标的的。二来波卡、cosmos、以太坊 2.0 都还没算不上成功,分片技术和 PoS 是否会是一种好的解决方案还没有经历过市场验证,所以 Nervos 发展的窗口期还在。

从这两个角度来考虑,Nervos 的机会面都非常大。至于项目设计和经济模型,这个有机会再讲。

结尾还是用那段话吧:

每个人看待世界的观点是不同的,尤其是对于经济的看法。因此如果你不认可我的观点,这并不代表我一定就是错了,或者你一定就是错了,可能只是因为立场和理解不同而已。

选择投机的高收益就要承受投机带来的风险,选择价值投资就需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信仰,坦率的来讲 —— 在一个不成熟的行业选择价值投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钱是自己挣的,路是自己选的,那就自己对投资负责。

感谢 Nervos 的 William 对本文提出的建议。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